高恒解《老子》之二十九

高恒解《老子》之二十九

29.将欲取天下而为之,吾见其不得已。天下神器,不走为也,不走执也。为者败之,执者失之。所以伟人无为,故无败,故无失。夫物或走或随;或觑或吹;或强或羸;或载或隳。所以伟人往甚、往奢、往泰。

译文:

将要自取天下而为之,吾望是异国手段的手段不得斯须为之。天下的人民是神圣的,不能够违背他们的意愿,不能够执掌强添他们。谁如许做都会以战败而告终,谁用强力执掌强添于人民谁就会失踪民心最后导致战败。要是伟人(总揽者)都能不为本身而为,故此不会有败绩,也不会有大的亏损。须眉们聚在一首有带领的有随走的;有幼声议论的有公开宣传的;有强烈起义的有消瘦怯夫怕事的;有敢于承担的有敢于损坏的。所以伟人(总揽者)往失踪对平民的愚弄羞辱、往除他们的战败糟蹋糜烂的生活、往除他们心安理得的榨取人民的心让他们不及安泰自在羞辱人民。

解意:

想要取得天下的人,都是被逼出来的。人民是神圣的,谁违背人民的意愿,用强力执掌强添于人民,谁就会失踪民心,最后导致战败。若能不听圣贤精英的蛊惑,就不会有大的亏损和战败。平民们能够推翻总揽集团,让公平公理取代自私自利,让羞辱人民的人无路可走。总之一句话,造逆有理。只要你是公理的就不要怕圣贤精英的任何强添之名。      举例:共产党取代国民党就是由于国民党的无道强制造成的。


posted @ posted @ 21-01-23 10:46  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上海迪昊自动化科技有限公司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