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唐宋词:“庭院深深深几许”

许众闺仇题材的诗词来源于作者的怀才不遇,所以借诗词一洗心中块垒,所以这一类闺仇诗词忠心读往,往往会觉得“隔”了一层,但欧阳修迥异,他写闺仇,就是纯粹的闺仇,背后异国其他东西,所以他的闺仇词大众真情实感,又添上他感情详尽,生活体验雄厚,文笔精到(才子总是跟风流分不开的)。所以,他的“情词”几乎篇篇精品,比如这一首《蝶恋花·庭院深深深几许》:

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薄暮,无计留春住。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往。

这首词的作者有争吵,欧阳修的《六一词》和冯延巳的《阳春集》里都有收录,只是词牌迥异,别离为“蝶恋花”和“鹊踏枝”,所以成了无头公案。同样是宋人的李清照认为作者是欧阳修,由于她的《临江仙》词序里说:“欧阳公作《蝶恋花》,有‘深深深几许’之句,予喜欢益之,用其语作‘庭院深深’数阕。”但王国维在《阳世词话》引用这首词时,则认为是冯延巳的作品。相对来说,李清照的说法答较为可信,所以吾们认为它是欧阳修的作品。

不过,不管这首词是谁的作品,都不影响它的艺术价值,吾们只管读词:

图片

(庭院深深深几许)

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词的首句,作者连用三个“深”字,用以凸显女主人公深居闺中还不足,又添了已经“堆烟”的杨柳,更有“无重数”的“帘幕”的遮盖,足见她身处在“深闺”的封锁之中。细细思量,这三句是层层递进的,像摄影镜头的推近,由远及近。

层层叠叠,一进又一进的院落徐徐行向深处,更要添杨柳的层层阻隔,相等困难到了近前吧,又有帘幕,他不说众少重,只说“无重数”,更显幽深。

图片

(杨柳堆烟)

这是客不悦目的描写,视角益像是旁不悦目者的视角,是由表及内的,层层铺叙,总之是闺阁深深,帘幕重重,有位佳人,与世阻隔。

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这很奥妙,在前线直接描写闺阁幽深已到了极致之后,词人换了角度,将视角引向女主人公本身的视角,正本她正在遥看着远方,想念她的外子,也许她的外子现在正玉勒金鞍,行马章台。所谓的章台路,这边答指风月场所,章台,台名,秦昭王曾在咸阳造章台,台前有街,叫章台街或章台路,章台路相等荣华,妓馆林立,后人因以章台代指歌妓聚居之地。也有一说,说章台是指汉长安街名,益像不足实在,由于,想到“章台路”的是身在闺阁的仇妇。

图片

(楼高不见章台路)

其实这一句又黑含了一层闺阁“幽深”的有趣,由于就算登上高楼,照样看不到远在京都的章台路,也看不到远在章台路上玉勒雕鞍的外子。

上片基本写景,但景中寓情,所谓“总共景语皆情语”,内容浅易:这是一个被重重深院封闭的佳人,是一颗为帘幕众数阻隔的心灵。

转至下片,词人转入直接抒情,但抒情又通盘蕴含于写景之中。

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薄暮,无计留春住。三月晚春,雨已徐徐暴横首来了,风也徐徐狂烈首来了,雨横风狂中,春天正在消残,与之同步消残的,还有女主人公的芳华华年。她掩上门,想留住春天,但风雨薄情,任凭百计消耗,照样留春不住。

图片

(雨横风狂三月暮)

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往。她无可奈何,所以转头往问花,把心理寄托在残春的花朵上,但花跟她是相通的命运,稳定无语,正兀自凋残,在风雨中向秋千飘了以前。读完这两句,吾们答当深深感行于欧阳修所描摹的深沉心理里。

图片

(泪眼问花花不语)

吾们再回想一下:在重门深锁的闺阁里,女主人公想念她远在异域的外子,所以登楼远看,可举目所见,只是在狂风暴雨中被荼毒的花,所以,她同情泪下,重叠的想念无法排解,她只能痴情问花,试想痴情几许,才会泪眼问花?花自然无语,由于花本不克语,说它不语,看似无理,实则是蜜意难抑后的无路可逃,跟花儿对语,由于花儿是她现时末了的避难所,她期待花能解语,可是花儿不光无语,简直就是要屏舍她相通,乱纷纷向秋千飘往……有情的人儿在远方,薄情的花儿就在现时,相通的冷漠,同样的薄情,她的难受,层层叠叠而来,就像她深深的庭院,重重的帘幕。

图片

(蜜意的欧阳修)

都说欧阳修“艳词”写得益,这是由于他是个蜜意的人,正因蜜意,他才能够用高妙精熟的文字将感情的各栽幽远波折的细节描写的详尽精微。难怪清人陈廷焯评价这首词时说:“连用三‘深’字,妙甚,偏是楼高不见,试想千古有恋人读至结处,无不泪下,绝世至文。”


posted @ posted @ 21-01-23 11:31  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上海迪昊自动化科技有限公司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